免费服务热线

400-1010-818

学费暴涨 法国精英抗议“内外有别” _新闻国际

 

政府大楼被“黄背心”抗议者冲破时,法国的媒体又被文艺界精英占领。1月7日,法国作家莫沙吉、演员茱丽叶毕诺许、经济学者皮凯提等联名投书《星期日报》,要求政府取消针对非出身欧洲的外籍学生调涨注册费。

十几倍的学费涨幅点燃了新一轮抗议的导火索。法国教育部此前发布的细则显示,法国公立大学,目前本科一年注册费为170欧元,硕士和博士分别为243欧元、380欧元;而从今年9月新学年开始,对于来自欧洲以外的外籍学生而言,学士、硕博士注册费上调为2770欧元和3770欧元。

“政府正筑起一道钱墙阻挡外国留学生”,在《星期日报》的联名文章中,诸多法国名人表示,法国一年接收的34万名外籍学生要争取仅2.1万份奖学金,很多人无力负担学费,也无法向银行贷款,政府的措施是终结他们到法国读书的梦想。因此他们希望政府取消对非出身欧洲的外籍学生调涨注册费。

涨学费源于法国总理菲利普的改革梦。菲利普希望通过这样的改革让“几乎免学费”不再成为学生选择法国的主要原因,取而代之的是对法国高等教育质量的认可。因而于2018年11月19日宣布调涨学费。法国高等教育界也有人认同这项举措,理由是低廉的学费未必给人好印象,且不能要求法国纳税人替其他国家学生的学业买单。

但这没能服众。去年12月,巴黎爆发多次集会游行,抗议学费上涨。与此同时一份25.3万人的联署于12月初被呈交给法国政府。发起人是外籍学生莫侯。法语考试费、居留证印花税、房租、交通费等开销已经让他有些吃力,若再加上高昂的学费,很多人或许难以通过这扇留法大门。

作为全球第四大留学接待国,2016-2017年度法国有32.4万名外国学生,其中24.5万人在就读学士及以上课程。虽然法国政府表示会增加奖学金,但其实只有约2.1万人能成为幸运儿。

虽然没有涉及自己的切身利益,但对于崇尚自由平等的法国民众来说,法国政府如此“嫌贫爱富”的表现难以接受。由于“黄背心”的影响盖过了25.3万人的联名,于是今年1月,法国精英阶层又开始新一轮的抗议。在莫沙吉5日发起的网络联名中,乌鸦嘴代表什么生肖,民众表示政府不把高等教育视为对国家未来的投资,而是当作工具使用,教学机构像是贩售服务给富人。

一刀割韭菜的背后,是有些心急的法国。在科技创新成为生产力的当今,人才之战愈演愈烈,而挣扎在各项改革中的法国似乎处于下风。法国《费加罗报》指出,政府试图用这种方式对来法读书的学生进行筛选,他们更想要欧洲学生和其他地区的“高精尖”人才,其他地区多指中国、俄罗斯、印度等新兴国家,但法国留学生中45%来自非洲。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